狗万注册历史沿革及发展(1916-1926)
来自: 本网 时间:2016-07-25 点击率

一、安息日会河南区会

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全球总会设立于美国华盛顿,1888年,一位海员亚伯兰拉路,从美国前往香港在海员中传道,是为安息日会进入中国的开始。1902年,全球总会又派美国传教士安得纯夫妇等三人到达中国,先到香港,第二年到河南。1903年,米勒医生夫妇(Dr.Miller)、赛尔蒙医生夫妇(Dr.AndMrs.Selmon)赴华传教,经由上海沿长江而上,从汉口北转直接进入河南,在信阳、新蔡、上蔡、周口、项城等地发展了少数教徒,担任翻译,协助美国人在华购地建房。在上蔡办有“福音宣报”(后在上海改名为时兆月报),在周口办有“道医官话学校”,借此宣传“基督福音”和一些医疗卫生常识。


1912年,京汉铁路刚修筑完工不久,安息日会选定郾城县漯河镇为河南区会地址。当时,漯河虽然是一个小镇,但它交通发达,既有平汉铁路经过,又有沙河水运,船只如云,可达蚌埠,四面八方都有大路通往漯河,各处教会都离此不远,集中方便。同年11月,米勒派中国牧师刘振邦等人赴漯,由美国总会拨款,在寨外东北角沙河河堤内(老河沿医院住院部地址)购地建房,1913年先建起美国人居住的两座小洋楼,楼后面带一个小煤棚子和储藏室。当时每栋花了大概1100美元。

1912年,成立安息日会河南区会,地址迁至漯河,由瑞典人魏培德(中文名)任会长,以后,米勒尔带部分教会人员迁至汉口。从1912—1918年,教会4次在漯河购地23亩6分2厘9毫,开始建设教堂、诊所、学校。院子大概有2英亩,院墙有8英尺高,围墙下半部分有18英寸高是砖垒,最上边用瓦搭成窄窄的墙顶,十分结实。


1916年4月14日,河南区会取得建房允许,计划建一个新教堂,工程于1916年8月1日完工,取名“明德中学”(后改名为“三育研究社”),9月1号学校开学,新生入学时候就搬进了新楼。

该楼是35×55英尺的砖结构建筑,下面一层是教堂,设有340个座位;上面是六间教室,有良好的采光和通风。这栋建筑当时共花了2300美元,其中400美元为郾城当地信徒捐赠,其余为教会拨款。

二、安息日教会诊所

教会在中国传播初期,为了扩大影响力,往往通过教会拨款、教徒捐赠等形式办学、行医,利用这种方法吸引更多的人信教。

1916年,郾城的教会诊所成立,是安息日教会最早在中国成立的诊所之一,最初是由德文波(D.E.Davenport,M.D.)负责。德文波医生夫妇于1915年秋来到中国,在南京的语言学校学习一年之后,接替回美国休假的李宝贵夫妇(FredericLee)来到了河南。

创建初期,诊所条件十分艰苦。德文波在写给朋友的信中说:“1916年时候所谓的诊所就是一间泥巴盖的小屋,大概120平方英尺,一个小门儿,门上面有两扇玻璃,这就是唯一的窗户了。我们所有的药品和设备加起来总共价值有50美元,设备也只允许进行最最简单的小手术,这完全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,因为当地人听说一个外国医生要在这儿行医,都跑来看病了。”

“我们不久前收到了160英镑的捐款,建了一栋医院的房子,但我就像个残废,因为没有显微镜,没有手术台,也没有任何设备,你想象一下就知道我有多困难。这儿没有病房,也没有地方给做完手术的病人、急诊病人或者传染病人住。这样的情形非常令人沮丧,极大地影响了我们的工作。那些从几十里外来找外国医生看病的人只能被打发走,我们实在没有地方给他们住院。”

“来看病的人有被割破了喉咙的、粉碎性骨折的、被枪打中腿的、断了手指头的、被牛顶伤的等等,大多数病人我都只能给他们临时处理一下,然后让他们去几十里之外的另外一家医院就诊。不过肯定很多人都没去,一是因为路太远了,另外他们也没钱看病。我在这儿哪怕只有两间病房,有一两间屋子让他们能住上几天院,我都能让这个诊所比那家医院做得更好。现在因为没有显微镜,我除了对着标本猜,什么也做不了。

当时的诊所,内科备有消毒解热、镇痛等药品,能治疗一些感冒、发热、痢疾等病;外科有红汞、碘酒、药膏、纱布、敷料,有简单的手术器械、高压消毒锅等,能治疗较小的外伤疮疡疾患。

三、善济医院

1918年,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一位信徒JamesSkee捐赠了一笔钱,专门用于为郾城诊所扩建和购买设备。德文波医生和大卫传教士又从英国“福中公司”(英国在河南开办的一家煤炭开采企业)募得了一笔捐款,使诊所得以扩建。1919年,医院扩建完成,建筑全都是由德文波医生规划设计,可以收治30-40个住院病人,有两个诊室和一个宽敞的药房,取名为“善济医院”。同年,H.C.James(纪墨士)医生夫妇也来到了郾城工作。


当时诊所的设备、物品全都从上海或汉口采购,在当地来说很先进,治愈了不少的病人,加上人们对医院的口耳相传,医院病人很多。据德文波在《关于河南郾城医院的报告》中记载,1920年,全年诊治病人达到7000人次。

1920年底,医院增添了几百美元的设备,有病床、仪器和办公用品,购买了一千多美元的药品,铺设了全院的自来水系统,可以直接使用淋浴。

扩建后的医院可以容纳30个住院病人,病房分为三等。一等病房有3个,全是单间;三等病房可以住10个以上的病人,女病区也是一样。一等病房每日收费1元,二等病房7角,三等病房5角。病房不分科,男女病员分别收住病房两头,收住各科杂病,能开展较小的下腹部手术,麻醉工作由护士担任。门诊患者由德文波查完病房后负责诊治。


医院有手术室、消毒间、洗衣房,专门设有男女分开的的布道室和候诊室,有单独的女诊室、医生办公室、检查室、普通治疗室、方便实用的化验室和药房。医院里除了手术室是木地板之外,大都是水泥地面。两栋新建的楼都是用的砖瓦,石灰墙,全都有玻璃门窗。当时医院的房子,加上地皮和设备,总资产已经超过了1万美元。可进行阑尾炎、肠梗阻、膀胱结石、截肢、甲状腺瘤及枪弹内外伤病手术治疗。内科门诊能静脉、肌肉注射给药,能灌肠、洗胃、输液和治疗霍乱、梅毒等常见病和多发病。

1920年,医院和京汉铁路公司签订协议,成为他们员工看病的定点诊疗机构,并且负责一定铁路线范围内交通事故的医疗救护工作,京汉铁路公司对医院的医疗工作给予了较为丰厚的报酬。

四、护士学校

德文波到达郾城之后,曾经培养过一个年轻的中国助手,长期跟随他学习,可以独立完成一些小的手术,但是随着医院的发展,医院需要更多的专业护理人员。德文波夫妇便从教会学校里挑选了一些护理生,要求有文化基础,至少是已经完成八年级课程的学生。

1919年,第一届护士班共有12名学生,7个男生,5个女生,德文波夫人制定了严格的护理培训课程。


学校初成立的时候,没有护士训练的场所,1920年,医院专门为护士生们建了两栋新宿舍,一个新厨房和防蝇厕所,四间仓库。

德文波在报告中写道:“现在护士班有12个学生,一年半过去了,每个人都很努力学习,这是我们以前都没敢想的。大多数人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并且都比刚开始的时候认真了很多。很多事情他们开始不愿意做,比如给病人喂饭,擦地板等等这些活儿,他们认为这是佣人们干的,可现在什么都能干了。虽然我们经常都要接触一些传染病人,但幸运的是我们的工作人员的健康状况一直都很好,没有受到影响。”

当时,宗教活动始终也贯穿于医疗教学之中,医院有牧师、教士、传道士。护士学校设有专职圣经教师,学生中建有“青年义勇布道团”“家庭布道团”等组织,担负传教任务。教会传道士也不断地到病房向患者传教。在安息日,德文波夫妇带着护校学生还到乡下传教。德文波为护士学生们翻译和讲解信仰与健康的关系,以便让这些护理人员在平时的工作中将这些教义传播给他们的患者。

五、发展时期

1922年,善济医院的收入达到建院后的最高值,医院响誉周边,病人很多,医院曾经同时成功抢救了5名自杀的妇女,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当年德文波夫妇回国,H.C.James(纪墨士)接任院长。纪墨士院长再次扩大医院规模,以满足每天病人量,同时提高了头等病房的服务质量,给他们更细心的照顾,收入进一步大幅增加。1926年,教会给郾城医院拨款15000美元,医院斥资安装了电灯和取暖设备等。

1924年3月,教会的Strickland和Longway从吴佩孚手中募得了2000美元,并卖给他400本医学健康书,吴在书上签了名,又订阅了20份教会杂志,赠送了亲笔签名照。

1926年,征得上海疗养院同意,MalcolmKnowles夫妇被邀请至郾城医院做为期一年的护理工作,原有的护士长EdithJohnson休假。

1926年,北伐战争爆发,铁路线被中断,邮路和电话电报时断时续,郾城也成了战场,铁路桥附近时常发生枪战,医院平时所用物资依赖上海和汉口运输,在战争中运送非常困难,但医院的工作人员们依然坚持工作。